國際出版公司的2015中國經

時間:2016-01-07 作者:渠競帆 劉亞 來源:商報
  編者按
  尋求國際化發展的各大出版集團,大多都從上世紀90年代開始陸續進入中國市場。二十年來有的因部分業務經營乏力而退出,但大多數集團都逐漸適應了中國市場,發揮集團自身的優勢,在華開展的業務也逐漸擴大。海外出版公司如何把脈中國市場,在競爭日益激烈的格局下,又如何發揮自身優勢,找到中國市場上的機會,開拓業務,滿足目標客戶的需求?本期記者采訪了各大國際出版集團中國區的相關負責人,盤點中國市場,暢談經營心得。本期盤點為年終盤點第一部分,后續將推出更多盤點內容。   10年前成立企鵝(北京)文化發展公司的企鵝蘭登出版集團,兩年多來一直處于合并后的盤整期。2015年公司在版權貿易、合作出版大眾、兒童類中文書及英文原版書等業務方面均取得非凡增長;而作為教育出版龍頭老大的培生集團則探索著轉型之路;施普林格·自然集團年初宣布的并購仍在業務整合中,首先是電子圖書文庫的整合,Palgrave Connect的全部內容將全部整合到SpringerLink平臺上;勵德愛思唯爾集團2015年初更名勵訊集團,向內生式發展和重塑業務組合方向繼續轉型,該集團在中國的業務合作也不斷拓展,如旗下的愛思唯爾12月與浙江大學建立長期戰略合作,未來將在高水平學術期刊合作出版以及建立適合中國高校的學術分析和評估方法方面繼續合作。本次采訪了企鵝蘭登(北亞)、世哲出版社、培生集團、牛津大學出版社和愛斯唯爾5家出版公司代表,講述在華發展之道。
 
  并購與轉型
  企鵝蘭登(北亞)公司2015年3月聘請在上海九久讀書人公司做版權的白麗雅(Patrizia van Daalen)擔任項目總監,此外該部門又新增了一位經管編輯和兩位編輯助理,計劃加強本土化出版業務。并購是牛津大學出版社的關鍵詞。該社2015年4月收購bab.la網站,實現了將高品質詞匯內容提供給更多國家的用戶。5月收購了Epigeum網站,提升了該社在電子學習領域的實力。而技術的快速發展使培生需要進行戰略轉型。
  白麗雅表示,與以往做版權相比,大的出版公司更利于信息和資源的流動。“我們要關注中國本土讀者,開發出適合中國讀者的圖書。未來將開發更多的中文作品,同時繼續進行原版書和版權的銷售,探索更多的銷售渠道、多媒體項目以及傳統的高品質內容和營銷。”她指出,在市場快速變化的中國,尤其需要出版商有創新精神,能夠靈活地作出決策。
  對此,最早在華設立愛思唯爾北京代表處并擔任首代的美國世哲出版社(SAGE)亞太區總裁保羅·伊文斯表示,學術及教育出版仍處于并購帶來的變化中,市場在重新洗牌。值得慶幸的是,由于世哲創始人薩拉·米勒·麥丘恩的遺產計劃,世哲能夠作為一家獨立出版社保存下來,避開并購帶來的沖擊,繼續支持研究人員獲取高質量的全球科研成果,并為學生提供高質量的學習內容。他對此感到非常驕傲:“出版社保持獨立性,這使我們可以用長遠的眼光做規劃,敢于冒險,對能夠支持教育和科研成果傳播的創新進行投資,使合作伙伴和作者、用戶都深信,世哲的出版使命永遠不會改變。”
  牛津大學出版社2015年在中國業務發展良好,為此繼續擴充了團隊,來為中國英語學習者和教師提供更為全面和深度的服務。據悉,該社為7000多名中國教師提供職業發展方面的服務。該社中國區相關負責人表示,該社在中國的學術期刊業務增長迅速,至今已有200多家頂尖機構在使用牛津電子期刊庫。
  為了更好地服務中國各類高校的教授和學生,該社還對圖書館館員進行調研,了解有效推廣館藏電子資源時所需要的各類工具,并在此基礎上在線開發了一系列現場培訓課程。
  曾就職于高科技企業、加入培生一年有余的培生大中華區副總裁崇寶欣表示,以往教育出版只是整個教育產業鏈上的一個環節,要使出版行業在新技術的沖擊下找到突破口,就應該向縱深多元化的戰略方向轉變。中國的教育產業有約6.8萬億的市場,其中有3萬億左右是政府投資,占GDP的4%,另外一部分是學生家長的投入。培生立足于長期積淀下來的內容、教學理念、課程以及整套的教育服務等優勢,有很大的拓展空間。他指出,培生在中國的業務主要包括培訓、國際教育、數字化教育和高校市場,近年來一直保持穩步增長。其中英語培訓市場比2014年增長了近50%,國際教育市場也增長了近35%。
  數字化開發以內容為前提 
  企鵝蘭登在數字出版方面積累了豐富的經驗,而且它已經成為出版社必不可少的一部分。培生在數字化教育方面,無論是全球還是中國市場都取得了不錯的成績。世哲非常關注開發新的數字產品,這也是該社在中國開拓的主要業務。
  白麗雅表示,歐美國家的讀者已經走過了電子書發展的第一階段,他們現在不會大量購買電子書,而只會在想閱讀時才點擊購買。企鵝蘭登(北亞)在招聘員工時,希望尋找到在數字時代成長起來的年輕人,而不是不得不接受新技術的數字移民。”白麗雅認為,因為二者對市場機會有完全不同的判斷。“我們非常重視社交媒體營銷、消費者洞察和數據及趨勢分析這3個領域對我們發展的作用。”
  該公司2015年最大的創新是與上海九久讀書人合作,推出了企鵝有聲珍藏版《小王子》,聘請演員劉燁朗讀,他的妻子安娜擔任制作人。白麗雅表示:“文學是我們做一切工作的中心,我們需要不斷抵達更多的人,吸引更多的讀者來閱讀我們的故事。”據悉,該公司將于明年夏季推出有聲書系列,她表示希望“提高有聲書的質量, 并盡可能地使新產品更有創新性”。
  保持內容的高品質,并根據用戶需求開發相應的內容呈現形式和服務功能,也使愛思唯爾的電子書數據庫在中國的銷售取得了20%以上的增長。據愛思唯爾相關負責人介紹,目前中國的許多綜合性大學和理工類大學都把愛思唯爾的專業電子書、專著、大型工具參考書等內容資源作為圖書館采購的首選。
  伊文斯表示,2015年世哲的重點是與領先的學者、學協會及從業人員合作,推出社科領域具有前沿水平的教學和研究型的世哲視頻,目前已推出教育、通信及傳媒研究、心理學3個模板。2016年還將加入更多內容,如商業與管理、心理學、犯罪和刑事司法。“視頻流作為高度開發的工具,可以支持高教領域的一系列需求,如對本科生教學和高端的學術研究的教學及研究應用。”
  世哲有一支全球數字制作團隊,其規模近年來不斷擴大。這個團隊與其他團隊合作,管理著世哲視頻、研究方法、商業研究者和數據集等的開發,他指出,該團隊處于出版的中心,以確保繼續根據學者和研究人員的需求,開發最適合他們需求的呈現方式和內容。但他指出,數字業務開發必須遵守幾個前提: 內容始終處于研發和傳輸的中心,要始終關注市場和用戶需求變化,通過學術圖書館和高校課堂了解研究人員和大學市場。
  牛津大學出版社在數字化方面推出了牛津全球語言項目(Oxford Global Languages),旨在通過數字化交流擴展學習和教育。該社還與語言技術專家合作,為世界主要的技術公司提供定制化的數字模式的語言內容。此外,還開發了高質量的電子期刊、在線詞典和學習評估工具,借此大大拓展了傳播的范圍。如該社開發的“Dashboard”(網絡操作器)工具,是基于云技術的學習和評估平臺,可以為講師們提供可定制的評估工具,用以監測和報告學生學習進度,創建直觀的移動學習環境。2015年該社還與商務印書館合作,正式發布了《牛津高階英漢雙解詞典》第八版APP,此外,首次為中國學生量身定制英語分級讀物《快樂閱讀》和《悅讀時光》,并攜手金山軟件、漢王科技、滬江教育等知名本土互聯網科技公司發布線上線下英語學習產品,為機構客戶和個人用戶引進上百萬冊進口原版教學書籍。
  崇寶欣指出,雖然中國數字化教育的普及程度還不高,但過去幾年,中國在教育硬件方面的投入非常大,多媒體教室、校園網絡課堂的建設都取得了進展。整個2015年,培生為幫助中國解決教育公平和教育質量問題做了許多嘗試,將技術手段和教學融合起來,提供了不少解決方案。
  他指出,培生希望打造真正實用的智慧教育云方案,把大量數據學習分析整合進去,經過大數據分析,將每個學生的特點呈現出來,然后依靠智能化手段、互聯網技術向學生推送個性化的學習內容,提升教學質量。
  中國市場機遇 
  除了數字化教育,培生在培訓、國際教育和高校市場方面也發現了巨大的商機,并有不錯的發展。此外,中國的大眾圖書市場非常復雜,充滿挑戰性。白麗雅強調,在中國市場做每件事都有可能,但同時也非常困難。因為市場有一些具體的規則,但是也留有很大的創新、想象空間 。伊文斯也指出,中國更加重視知識經濟和教育及科研的發展,仍然是一個重要的、增長的市場。
  崇寶欣表示,培訓業務包括華爾街英語和環球教育兩大部門,也是培生教育價值鏈中B2C市場的重要業務,對培生全球戰略向縱深發展起到很大作用。除此之外,在B2B市場,培生在一些主要業務領域有所突破。首先是英語培訓市場(ELT)穩步增長。ELT市場一直是培生的優勢所在,主要是通過引進新產品來填補市場空缺。一方面,在產品資源上,以前,高端英語培訓機構占整個市場的40%,但隨著越來越多中產階級家庭把孩子送到英語培訓機構學習,中國出現了新的中高端市場,為了滿足這一需求,培生引進了兩、三套主攻該市場定位的教材。另一方面,培生進行了渠道拓展,從以往重點一線大城市代理向省、市一級市場拓展,增加了幾十個區域代理,在全國每個省的省會城市都設有幾家區域代理,希望將渠道體系、生態環境建立起來。
  培生在國際教育市場方面增長了近35%。國際教育從過去幾年一直到未來幾年都將有很快增長,這也是由于大部分家長希望子女出國留學,尋找更好的發展和就業機會,因此培生在國際教育市場有很高的市場份額。
  在高校市場也發展良好。崇寶欣表示,中國有2000多所高校,每所高校都很獨立,所需要的解決方案也不相同,雖然培生在中國的高校有一些進口教材,但這個市場容量相對較小,因此中國的高校業務是一個重要挑戰。面對中國高校,培生的一大戰略是要幫助解決就業。培生有非常全面、完整的職業教育體系,包括證書體系。目前,培生和中國一些比較前沿的職業院?;虼髮W有比較深入的合作,希望在教學體系、教材和服務方面都能取得更大的成果,幫助高校管理學校,提供教學體系,培訓教師等,有效利用培生優質的教育資源,切實解決現實的問題。
  白麗雅表示,在中國,相對于小說,童書和非小說表現較好,中國無疑是企鵝蘭登的一個重點區域,盡管業務相對較小,但增長和發展的空間很大,對企鵝蘭登來說,以一家本土化公司來運作非常重要。”該公司也在中國市場努力開拓多媒體產品市場。白麗雅表示,在童書領域,推出了面向父母和孩子的多媒體套裝產品,其中包括圖書、CD、可下載APP和手工圖書等。這些多媒體產品抵達了圖書以外的更多讀者。在成人書領域則推出了《小王子》企鵝有聲套裝。她表示,公司還將嘗試更多的多媒體內容,與合作伙伴開展一些合作項目,開拓營銷渠道,如把圖書放到微信店鋪銷售,或者開發一些在線營銷或新媒體(如手機輕電臺應用——荔枝FM)營銷活動。“我們做的一切都要與圖書有關,我們致力于培育作者出版故事,并找到抵達更多讀者的新方式。”
  伊文斯指出,中國在亞太區市場中一直保持良好的增長,盡管不像澳大利亞那樣早地接受數字產品而表現出迅猛的增長勢頭,但比起日本來,中國市場的增長要快得多。此外,亞太區的其他國家盡管增長很快,但總的基數很小。中國對科研領域的投資占了整個GDP的2%以上,而且中國經濟持續快速增長。世哲很愿意為經濟不斷增長和社會不斷變化的中國發揮一些支持性作用。
  世哲在中國未來制定什么發展計劃,要看中國是否像汽車等其他行業一樣放開出版業的程度,也要看出版業如何調整以適應全球定價體系,而不是依靠政府撥款。但是,他表示,世哲仍將致力于全球和中國的市場和創新,繼續支持全球和中國的用戶進行科研、內容獲取和開發新的內容。
  愛思唯爾相關負責人也對中國市場充滿信心:2015年11月初,中國政府發布了《統籌推進世界一流大學和一流學科建設總體方案》,方案提出從2016年開始,要推動一批高水平大學和學科進入世界一流行列。為此,需要進一步提升科學研究水平,打造具有中國特色和世界影響的新型高校智庫。高品質的內容資源建設對各高校加強文獻資源建設,尤其是為教師及研究人員從事科研教學可以提供重要支撐。因此,未來中國學術市場對優質的內容資源仍將有剛性需求,市場前景令人樂觀。
雪缘园比分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