堅守教育出版 專注四個領域

時間:2015-10-28 作者:劉 亞 來源:商報
  2015年,培生集團以70.72億美元的總收入再度問鼎全球最大出版社寶座,然而不久前,培生先后賣掉《金融時報》和《經濟學人》的舉動引起了各界高度重視,更有消息稱,培生可能放手企鵝蘭登書屋股份,徹底放棄出版行業。盡管隨后培生官方宣布仍將繼續持有對企鵝蘭登書屋的原有控股,但這家全球知名老牌教育出版公司的一舉一動都牽動著出版人士的心。2012年,隨著培生大中華區的建立,中國市場已經迅速發展為培生集團全球第三大業務區。面對業界的疑問,培生大中華區董事總經理蕭潔云接受了本報記者的采訪,道出了培生在新時代下謀求新路的想法。
  蕭潔云女士于2014年出任培生大中華區董事總經理一職,此前,她曾就職于諾基亞(中國)、冠群電腦、香港電訊盈科ASP等通訊、IT企業。在她看來,目前對于培生集團和教育、出版領域都是一個很好的契機,一方面,隨著數字化和技術的發展,教育和出版都在改變,另一方面,培生正處在一個令人激動的時期,要從一個多元化的集團轉變成一個只專注教育的公司。此次她本人跨界到教育出版行業,在給她帶來新鮮感的同時也讓她感受到了教育出版的特點。她表示, IT、通訊行業都很有行業特征,都是將產品投入市場,雖然營銷策略不同,但產品是統一的,而且大部分產品都只需稍做本土化調整,便可進入市場,且很快就能看到顯著成效。但出版和教育行業不同,首先,教育是一個長期的過程,其成果較難量化,可視性較低,是一個端對端的過程。而且不單是學習者要努力,教學方也必須一起合作,才能有成果。第二,教育是一個傳統行業,以人為主,較少借用于先進技術,所以教育行業在新技術的沖擊下正在做一些摸索,甚至是變革。無論是課程的打造、教學的方式,甚至資源的共享和分布都有很大改變。整體來講,整個行業是在重塑教育的價值。第三,就出版行業而言,數字化的普及改變了人們的閱讀方式。教育出版的目標群體是學生,因此,教育出版的產品和服務要圍繞學生個性化的需求。“我覺得出版逃不掉這種思維,必須把我們讀者的喜好或需求放在第一位,出版一些他們愿意讀,而且讀起來更有興趣的書。所以我們就會用一些技術手段,多加一些互動性的、音頻格式的內容,以及從紙質書到多媒體的閱讀產品”,談及新時代出版轉型的話題時,蕭潔云女士表示,在她看來,出版需要改變。
  2015年上半年,培生集團動作頻頻,先后出售了旗下《金融時報》和《經濟學人》兩家盈利品牌,對此,蕭潔云女士強調了兩個字:專注。她表示,培生集團開始了自我調整,將集團以前的十幾、二十家不同的獨立公司整合成一個培生。集團CEO范岳涵先生明確表示,培生需要注重在教育方面的發展,可見培生已經把自己定位成一個教育機構,或是教育服務應用提供者,因此就必須把資源全部投入在應該做的事情上面。此外,她表示,《金融時報》和《經濟學人》同屬媒體行業,這個行業本身同教育行業一樣正在經歷顛覆期,所以教育和媒體兩大經歷顛覆期的業務一起來做的時候,可能會擔心不能把所有事情做好。
  而就在不久前,雖然培生集團宣布將繼續持有其在企鵝蘭登書屋的原有股份,但仍有觀點認為,培生要放棄出版。蕭潔云指出,這是一種誤解。在她看來,培生的業務還是以出版為主。大眾出版是出版,教育出版也是出版,培生會逐漸把更多精力放在教育出版這方面。從目前的業績來看,培生集團大部分銷售額的來源是教科書出版,尤其在北美市場,因此教育出版方面肯定會繼續增強。蕭潔云強調,范岳涵曾經說過,如果培生僅僅只做教育出版,那么只是解決了教育的小部分問題。與其這樣,為什么不從更大的范圍著手,連同教學理念、教學方式一起,又教老師怎么做,又自己出版教輔,效果會不會更好。而且,教師需要不同的教學工具、評估工具,還需要更好地管理多個學生,所以培生就推出了一系列方案,如學生管理系統,以在線的形式幫助老師了解學生的作業完成情況和課堂表現情況,還可以加上評語,整合之后發給家長,既能溝通老師和家長,還能幫助老師教學。培生的興趣是把各種教育資源整合在一個平臺上,整體來講,培生的業務定位是將教育出版拓展到教育的其它環節上,這是培生集團的業務轉型,而且這種轉型只是從紙質變成數字化,培生還是在做教育出版,教育服務還是需要內容資源,這個跟培生的業務沒有任何沖突,而且是一步一步來做的。
  同時,蕭潔云女士透露,培生剛剛宣布的三年計劃也很清晰,在整合、專注教育出版的同時,還將業務細化到第二層次,涉及四個不同的主要業務:第一,成人教育,特別是成人英語培訓。希望能夠保持該領域的增長并實現多元化;第二,打造“新一代高校教科書”?,F在很多教科書和課程必須重新打造,一方面適應數字化,另一方面要涵蓋21世紀的理念,很多軟技能,如批判性思考、解決困難的能力、領導力等在目前的教科書里沒有體現。所以培生要加入這些新技能,打造 “新一代的高校教科書”;第三,發展高校管理服務。既然培生集團擁有在教科書出版和老師培訓方面的深厚經驗,那么能不能在運營學校方面形成一套管理方案,幫助學校管理學生,培生將此稱為“高校管理服務”。不用自己去辦學校,而是把培生的教學理念,用一個應用方案的方式帶給不同國家的高校。第四,發展中學教育,無論是在實體中學還是網上學校,培生要介入教師培訓、教材到學生考試的各個環節,加上對學校的運營管理服務,把端對端業務打造好。這四個方面是培生集團這三年的大方向。
  而在中國來講,這四個方面可能不會每一個都做,具體還得要看中國市場自身條件是否合適。培生現在在中國最主要也是做得最好的還是成人英語教育,華爾街英語、環球教育等成人英語培訓業務會繼續保持。出版方面,培生進入中國香港地區要早于內地市場,所以他們在香港的教科書市場一直是領導者,而這個領導地位還會繼續保持。但他們也會逐漸把更多精力放在中國內地,他們也正在跟不同的出版商、書商、大學,還有IT公司合作,希望將培生的優質資源通過不同平臺讓更多中國學子獲得。
  蕭潔云強調,中國是目前最大的教育市場,但也是一個比較封閉的市場。好在現在中國的教育政策也進一步開放,民辦學校開始慢慢發展起來,整個中國的學校教育也在向國際課程靠攏,在這個方面培生可以貢獻自己的力量。對培生而言,首要的任務就是把所謂的“21世紀的技能”融入到教育中去?,F在的一般課程都以知識傳輸、知識轉移為主。老師將自己的認知轉移給學生,學生雖然學會了,可是沒有掌握技能。中國的許多學生基本功非常棒,但在技能上卻顯示出很大的空缺,培生關注到這一點,也在思考用什么方式把技能提上去,這恰恰就是培生可以幫助中國學生的地方,也是培生希望做的事情。
  蕭潔云認為,現在教育行業非常蓬勃,很多資本運作都進入教育行業,尤其跟任何“互聯網+”沾邊的事物都挺火。但她個人對教育的理解很傳統,在她看來,教育的本質還是學習成效,無論采用哪種教學方式,學習成效才是根本。技術雖然很好地解決了教育瓶頸,教育資源不平衡的問題,但還是需要把時間放在最基本的教學內容上,學什么,怎么學,而不是用什么能學好的問題。面對不斷發展的教育市場,蕭潔云認為,做教育出版就是要不斷創新,市場變得快,技術也在發展,教育出版商一定要抱著開放和容納創新的心態,不要排斥任何的東西,因為將教育做好才是最終目標。
 
雪缘园比分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