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立書店生存指南大起底

時間:2015-09-28 作者:劉 亞 來源:商報
  自從在線書店出現后,這種購書新形式就以令實體書店恐慌的形式迅速改變了人們的購書習慣。包郵、返券、買一贈一的促銷模式更是讓讀者陷入網購的無限循環中。因此實體書店面臨空前危機,不僅是中國,海外各國同樣遭遇實體書店倒閉的困境。面對同網店與電子書的“雙殺”,實體書店如何從生存戰中突出重圍?看看海外各國怎么做。
  政府出資 政策支持
  實體書店倒閉的一個很大因素就是昂貴的租金和稅收??朔@一難題除了書店自身擴大盈利外,政府的資金和政策支持相當有用。2015年6月,為了挽救俄羅斯書店紛紛倒閉的窘境,俄羅斯政府宣布了扶持國家圖書零售商的相關計劃,向全國合計8萬家國有書店及前蘇聯時期成立的、由市政文化組織所經營的書店提供租金補貼,幫助這些書店在付不起租金或急需現金的時候度過難關。同時,波蘭正計劃開啟該國支持小型書店的第一個項目,旨在維護波蘭“文學之都”和出過兩位獲得諾貝爾文學獎作家的國家形象。過去幾年,波蘭文化中心克拉科夫的獨立書店從95家下降到76家??死品虻氖凶h員計劃向小型書店提供經濟支持和有傾斜性的租賃條約,同時將小型書店打造成當地的文化中心,從而吸引更多資金支持其運營。在這種策略的幫助下,克拉科夫的作家也能參與更多當地舉辦的文化活動。
  打造獨特體驗
  美國獨立書店在近幾年迎來發展春天。2015年7月,美國書商協會(American Booksellers Association )表示,從2009年開始,美國獨立書店的數量每年增長27%。剖析原因,為顧客營造獨特購書體驗是不可或缺的因素之一。位于美國洛杉磯的The Last Bookstore書店是加利福利亞州一家集新書、舊書和唱片銷售于一體的大型商店。店名意為“最后一家書店”,店主喬希·斯潘塞取名的本意是諷刺在亞馬遜和電子書“流星般輝煌但短暫”的沖擊下,實體書店將如恐龍滅絕般倒閉的現象。The Last Bookstore的原址是一家銀行,書店保留了該銀行宏偉的大理石柱子和天花板,擁擠的客戶和鈔票箱則被沿墻而立的書架和時髦的圖書展臺取代。除了流行新品牌,該書店也給二手書定價,并能提供保存完好的古典圖書集。書架被放置在書店各處,錯落有致。店中的部分裝飾,如“圖書隧道”等都由庫存過多或受損的圖書精心制作而成,一些類似銀行金庫的隱蔽角落則設計成顯眼的圖書展臺。此外,店中僅有一處將精裝圖書按顏色擺放,大部分圖書都零散分布在各處,意味著讓顧客加入店員設計的“尋寶游戲”。The Last Bookstore的每一處設計都為了讓愛書人愛上這家店,而它也確實成功了。該店被美國Flavorwire網站評為“全球20大最美書店之一”。喬希·斯潘塞表示,他希望為顧客營造一種氛圍,留下難忘的體驗,讓顧客不是只為了買書而來,因為書也能從亞馬遜上購買。這種具有藝術感的建筑氛圍確實豐富了顧客的購買過程,在Tumblr 、Instagram等社交網站上可以看到很多 The Last Bookstore的信息,他們讓來過的顧客因為此處獨特的氛圍而到訪,這是網絡書店無法比擬的,而他們也確實因此獲益良多。
  店員薦書是法寶
  店員是實體書店的特殊符號,讓工作人員薦書是亞馬遜無法實現的形式。暢銷書《星運里的錯》作者約翰·格林就表示,人們不可能發明比優秀圖書推銷員更成功的圖書推薦方程式,這也正是書店的秘密武器,因為沒有哪種方程式能夠“像讀者理解讀者那般理解讀者”。中美文化交流愛好者、美國譯者莫楷告訴記者,如今許多美國讀者在購書時都依賴亞馬遜的書評,而亞馬遜寫書評的門檻較低,推薦的圖書質量參差不齊。美國的獨立書屋正是抓住這一點,聘請知識淵博的店員。位于紐約的傳奇書店The Strand甚至聘請銷售專家來緩解客流量,確保主要位置上擺放著重點推薦產品。與顧客要找《草葉集》(Leaves of Grass),店員卻指向園藝區的糟糕經歷不同,Strand留給讀者帶來的是簡單而溫暖的購物環境。
  獨立書店賣的不僅是書
  還是以The Strand書店為例,該店的主樓總是熙熙攘攘。店主瑞德·巴斯的女兒南希·巴斯從青少時期就開始在店內工作。她發現The Strand書店的未來確實應該靠出售圖書之外的衍生產品。如今,該店15%的收入來自T恤、明信片、筆記本、超級英雄人型玩偶等,尤其是品種多樣的大帆布袋。南希認為,這些小玩意兒的成功很大程度上是由于書店購物文化的改變。過去,人們是獨自走進書店,呆好幾個小時,但如今,消費者講究有目標的快速購買,顧客通常成群而來,而且游客的數量增加,介紹紐約的相關圖書就應擺在顯眼的地方。面對電子書帶來的威脅,The Strand書店將庫存過多的精裝書以比電子書更低的價格擺在門口,對外出售。出版業分析師查德·麥克羅伊指出,書店沒有任何理由成為一個完全賣書的商店,重要的是當顧客走進來,書店能靠什么吸引他們消費并讓他們愿意再來。
  建立和增強社區意識
  作家閱讀沙龍、兒童項目、對話論壇等都能使獨立書店擺脫賣書的單一形象,成為思想交流碰撞的空間。The Strand書店也同樣設有大型活動場地,產品發布會、簽約儀式都能在那里舉行。前往書店不是為了買書,而是一項“社交活動”。而位于美國布魯克林的BookCourt書店平均每月要舉辦30場活動,每次能吸引上百位顧客光顧。BookCourt書店的安德魯·昂格爾表示,對居住在布魯克林的許多家庭而言,BookCourt書店就像他們的客廳一樣,書店就成了附近社區的縮影,居民到書店來招待友人,周末時,書店更是成為人們相約看電影前的碰頭場所,從中賺取的收入足以支持BookCourt書店繼續經營。
  昂格爾認為,任何一家能經營下來的實體獨立書店都有其存在的理由,每家店也都是通過不同的方式達到了自己的經營目的,讓BookCourt書店所有人都備感欣慰的是附近的社區需要他們,所以他們會一直在那兒堅持下去。
  技術更新購書方式
  與美國獨立書店的繁榮景象不同,英國和愛爾蘭近1/3的獨立書店卻在過去10年內逐漸倒閉,據英國書商協會統計表示,僅2014年就有50家獨立書店沒有逃脫關張的命運。英國書商協會首席執行官蒂姆·戈非雷指出,就在過去幾年中,英國獨立書店一直處在艱難的窘境中,同時他也表達了對美國獨立書店能從在線銷售和網絡競爭中挺過來的羨慕之情。英國倫敦著名獨立書店當特書店(Daunt Books)的詹姆斯·當特就表示,獨立書店與大規模的連鎖書店不同,獨立書店更注重細節及圖書的質量,因此獨立書店的圖書涵蓋范圍和店員的個人審美是成功出售圖書的決定因素。當然技術也讓英國的書商在與亞馬遜的競爭中看到了希望。
  英國知名的弗伊爾斯書店就試圖將自己塑造成“未來書店”的典型。于是,該書店開發了一款幫助客戶找書的創意APP,名為Foyles Book Search。該軟件內設谷歌地圖,用戶只要通過該APP,就能在不詢問任何人的情況下,迅速從弗伊爾斯的當地分店中找到自己心儀的圖書。而就在最近,一款名為Bookindy的谷歌插件應運而生,只要在谷歌瀏覽器上安裝了該插件,用戶在亞馬遜(英國)網上瀏覽任何一部圖書時,就有一個小窗口顯示當地該書售價最低的獨立書店及與客戶所在地的距離。據英國《衛報》(Guardian)介紹,插件采用了Hive網的技術支持,而Hive正是一家促進顧客在本地購買的網站,正如美國的IndieBound網。Bookindy的創始人威爾·庫克森認為,其實人們還是非常在意獨立書店,但他們正在變得越來越懶。“躺在床上玩電腦”改變了很多人的消費習慣,人們開始追求便利。因此,如果要讓人們再次回到書店中,就需要推出像亞馬遜一樣便利的產品,這個產品要能讓人們知道如何毫不費力地買到書。
雪缘园比分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