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子閱讀很“炫”,美國年輕讀者“不感冒”

時間:2015-07-29 作者:蕭倩 來源:《中國新聞出版報》

  年輕人喜歡什么樣的閱讀方式呢?最近的一項調查表明:美國在18~34歲之間的讀者閱讀紙質書的人數是在其他設備上閱讀電子書人數的兩倍多。

  同時,皮尤研究中心的研究人員在最新研究中發現:電子書在18~29歲之間最為流行(在2014年這個年齡段有37%的人閱讀電子書),然而在同一目標人群中,其他3個年齡段的組中有79%的人更傾向于讀紙質書。

  對于數字讀物來說,內容比形式更重要。

  出版商需依讀者需求做改變

  在《出版視角》雜志于紐約市主辦的“為未來的讀者寫書”的研討會上,阿奇漫畫公司負責宣傳和營銷的高級副總裁亞歷克斯·塞古拉表示:“如果書的內容是好的,其他一切就都會隨之而來的。”這句格言在書本世界中的地位是不容小覷的。討論隨后圍繞著“其他的東西”以及如何獲得這些話題激烈地進行著。

  對于發布啟動Metabook的創意總監本杰明·阿方斯而言,“其他的東西”正是出版商讓讀者徹底失望的環節。“讀者們想要獲得更多,因為他們往往都懷著很大的期望。”阿方斯在參加塞古拉的研討會議中提出該觀點,“你應該認識到讀者需求的重要性,跳出固有的老觀點。”尤其是在這樣一個消費者(尤其是年輕消費者)已經習慣于從媒體資源中獲得多重享受的年代。

  Metabook致力于做增強型電子書——一個比阿方斯所說“全部依靠自我感覺制作”的出版商制作的數碼感更好的電子書,該增強型電子書目前只有iOS版本,其中包含書面文本和音頻訪談、音樂、演藝性敘述、三維交互功能和其他形式的補充內容。在阿方斯看來,“我們正在失去一個時代的讀者,因為目前閱讀體驗并不十分樂觀。”但Metabook的增強型電子書與之相反,“它是發自肺腑的、充滿想象力的,并且是十分感性的,它還可以視化,讓人們身臨其境……總之,它幾乎可以是一切。”

  但是從大體市場上看來,市場還沒有因Metabook而廣泛普及的跡象。大約一年以前,電子書發展人和數字內容策劃師彼得·科斯坦佐在修訂工業領導者伊萬·施尼特曼于2011年發表的關于數字內容時,發現施尼特曼的那套理論在現在仍然十分的實用和有效。施尼特曼的中心觀點是,在十分廣泛的多種類的電子書閱讀平臺下,大多數讀者不能很好地體驗到出版商可能提供給他們的全方位互動閱讀體驗。

  這個雞和蛋的理論在今天依舊有效,樂觀主義者科斯坦佐認為只要有更多的讀者能夠一起加入到增強化的內容當中,這種需求就會增加,出版商就會加入更多投資來制作——換句話說,其他的一切都會隨之而來。

  閱讀格局改革任重而道遠

  與此同時,正在豐富著跨時代的數字內容的數字出版人要保持謙恭的態度。不僅要做那些年輕讀者越來越喜歡的紙質書,還要做智能手機上的快速閱讀內容,很多作者仍然需要以可供參考的發行量這種傳統的方式來籌劃他們書本的制作和出版。

  除非這些傳統的東西改變,否則即使出版商像Metabook那么有雄心和科技影響力也不可能擴大并超越iOS,所以重整數字閱讀格局將是一個十分艱巨的任務。當然,這并不是說完全不可能實現,只是實現的可能性有點小罷了。

  最近的事實也證明了這一點。Atavist公司的開發管理人德里克·舒爾茨也在此次的發布會上說,他看到了類似的多媒體發布平臺努力向別人“炫耀科技可以使什么都變得可行”,但他并不認同。他削減了那些“花里胡哨”的費用,力求以最少的資源“創造新格局”。舒爾茨在最近Atavist的項目中說,讀者對這項改變已經做出了積極回應。

  誠然,以上數據不能透露太多關于跨世紀的讀者選擇喜歡的閱讀方式的原因,或者暗示這些閱讀偏好會否改變,但一個基本的事實是,年輕讀者們似乎并不是太在乎電子書是否酷炫。

  當這些問題的調研工作正在進行時,綠光書店老板杰西卡·斯托克頓·巴格努洛調查發現,根據年輕的讀者在此次會議中的表現看來,當前的情況大致是:他們“用數字科技來社交和交流,很少讀書”。

雪缘园比分直播